广荫之友杂忆(三)

1929 期(2001 年 8 月 12 日) ◎ 余晖集 ◎ 安伯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话匣子一打开,真是个没完没了,也许这就是上了年纪之人的特性,且让我再哓舌两篇,下一期便是终结。

  早期似乎未有甚么周全的章则,目的和宗旨是肯定的,就是「老有所养、老有所归」。主理院务的先是已荣休的邝日修牧师,其后也数度更易,我和砦城老院接触时,主其事的是姊妹,先是姓黄的、后是姓梁的,有一年农历岁晚,梁女士还请我写了好几张挥春,更写了一个斗大的「福」字。

  人都是有问题的,老的有、少的有,独居有、群居有,说老人院是个大家庭,但这个家不是源于血源的家里成员,而是硬凑成的。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入住老人院总有点不愿和委屈,朝夕相处,俗语说:「相见好、同住难」,斗室共居,常有争执,甚至相持不下,她们大家都有共同的一句话:「请主任打电话,请我的牧师来」,像是自己教会的牧师一到,就可以解决一切似的。

  真的到了没法调解,只好替她们换个房间,那时只有两层,随便迁调一位可以了。这也并不那么容易,有些声明我是不住楼下的,要搬让另一位搬好了,另一位又硬不肯搬,到头来又要劳烦牧师,连哄带诓才可以解决。

  「今日晒被」,会在通道上、当眼处,挂上一块块用硬纸板写成的告示牌,借着阳光普照,请老人们拿她们的棉被。在二楼走廊的栏杆、地下天井先悬好的绳索,放在那里晾晒,因为那时院里没有扬声器系统设备,这是一个提醒罢,如今说来,真像「讲古」。

  老人们进院时多半是一肩行李,这也是一般老人的通病,自己的怎也不肯扔掉,还检检拾拾的,愈积愈多,所占床位用地不敷应用,东挪西堆的,又是一番焦虑。下期再告。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亲密家庭】

【细说心语】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英伦拾絮】

【宣教千里】

【牧养手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一个人在路上】

【一台戏】

【】

【余晖集】

【信息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