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后南韩基督教的勃兴与华人同化问题
从南韩到香港教会的合一性

1906 期(2001 年 3 月 4 日) ◎ 文林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摘要:战后韩国(南韩)教会被认为是「当代的神迹,七四年福音大爆炸,七七年全国福音化运动,都有百万人以上的大聚会。」「属灵复兴的气氛相当浓厚」,是「亚洲最坚强的基督教国家」。在这令基督徒兴奋的背后,同时却又使我们对教会和民族之间的合一问题感到忧心忡忡。凡有海水流到之处便有华人,何况是近在咫尺的韩国呢!(南韩为本篇所述部分,此乃由于北韩政府自成立以来采取封锁的政策,华侨处于铁幕地带,对于他们的生活,则数据甚为欠奉。)虽然,战后南韩基督教十分兴盛;但却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现象,便是华人教会与韩国居民分隔,形成互不交往的状态。反观今日香港教会,亦同样面对教会和信徒之间的合一问题,而香港教会又能否以此为鉴,抑或重蹈覆辙呢?而笔者相信有关「教会的合一性」问题正是基督教站在世界当前首要关心的问题吧!

  自古以来,韩国是一个宗教多元的国家,神教、佛教、基督教、天道教、日本道教等均在韩国广泛流传。虽然如此,二次大战以后,韩国的基督教日见兴盛,成为韩国的的重要宗教。基督教之所以能够在韩国长足发展,实由于基督教鼓吹人人平等的思想,以及传教士对社会人士的关心。同时,战后北韩杀害基督徒,使大批基督徒逃到南韩,南韩的基督徒便顿时激增。事实上,战后基督教于南韩发展十分蓬勃。在一九四七年,梵蒂冈在韩国设立教廷使节馆,并于一九六九年任命金寿焕为第一位韩籍枢机主教。踏进七、八十年代,韩国基督教更被认为是「属灵复兴的气氛相当浓厚」,是「亚洲最坚强的基督教国家」。韩国有很多教育家和政界红员是基督徒,军队中半数人是信主的。而韩国约有六十个基督教新教宗派存在,其中包括长老会、监理会、浸信会及圣公会等。一九七三年的葛培理布道大会吸引了四百五十万人;之后,更有「全韩国福音化运动」的出现。其中好像韩国汉城「全备福音中心教会」(Full Gospel Central Church)会友于去年增至七万五千人。又像一九八○年韩国与举行「八零年世界福音化大圣会」,有七万人决志信主。

  八十年代,韩国的新教徒有7,180,627名及21,243个教会,占韩国总人口约百分之二十,其比例远超过基督教传入较早的日本或中国。由此看来,基督教在韩国已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不过,虽然战后南韩基督教出现了勃兴的现象;但却形成了另一个特殊的现象,便是华人教会与韩国居民分隔,形成互不交往的状态。自一九五五及一九五七年,外国宣教士(包括:北美长老会之梅凯兰教士Miss Helen Mcclain和美南浸信会宣教士巴尔珂Rev. & Mrs. Ear Parkers)已投身南韩的宣教工作。巴尔珂夫妇到釜山市来,设立中华浸信会。

  先在釜山市郊区购地,计划建堂和建华侨难民公寓,却因当地居民迷信,诸多拦阻,后迁往市区草梁洞建礼拜堂,堂址与中华基督教会之福音堂相近,因而成华人教会与当地居民彼此不来往。自一九七○年代,南韩共有八个华人教会,隶属于两个宗派:(一)中华基督教会—该会共有七个会堂,设在汉城、仁川、釜山、水原、大邱、群山及永登浦等地。华侨教会传道人多从台湾聘来。(二)中华浸信会—该会只设一所教会于釜山,一九七六年由台湾中华浸信会差来一对华人宣教士夫妇,负责掌管教会事务。不过,韩国教会事工依然采取闭门自守的方式,并没有与韩人教会来往,由此做成华侨生活独立、不与韩人社会交往。

  加上韩国华人教会非由韩国人带领,而是全由华人自养,华人更难于投入韩国社会文化生活之中。其中十分关注南韩华侨福音工作的便是台湾教会和信徒。例如:一九六一年,中华基督教浸信会联会便差派林南添牧师赴韩国釜山市任该地华侨浸信会牧师职。

  一九六四年宋其正牧师赴韩国光州开辟新工场,一九六九年转汉城中华基督教会工作。一九七六年曾敬恩牧师接受联会差派前往韩国釜山。一九八二年黄刚锐牧师接任釜山信会牧职至一九六七年止。

  之后,由曲耶爽夫妇继续釜山浸信会的福音工作。华人教会除了吸纳华人信众及以华人领导外,教会内部亦是以山东语为基础,这些使华人信徒对韩国基督徒产生了一定的排他性。

  虽然,战后南韩基督教出现了勃兴的现象;但却形成了华人教会与韩国居民缺乏沟通,阻碍了教会的合一。至于如何把不同民族或种族的基督徒共冶一炉,发挥彼此相爱的精神,相信正是基督教站在世界当前首要关心的问题吧!反观今日香港,教会、福音机构、书室、神学院、出版社、教会医院和基督教学校林立,而基督徒的人数亦不断增长。香港的教会虽然并没有韩国教会与华人教会缺乏沟通之情况;然而,香港教会和信徒仍然面对分化的危机。好像有宗教界人士批评香港基督教有太多不同的宗派,五花八门,这实是有碍教会的合一见证;亦有学者提出教会传统一代与现今一代(包括牧者、传道人及信徒),彼此欠缺沟通,由是形成鸿沟;又有人言基督教界并没有关心新移民的问题,令不少新移民仍被拒诸门外。今日香港教会能否以韩国教会为鉴,抑或重蹈覆辙呢?这实有赖教会人士的共同努力吧!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联会特别事工】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贞洁有道】

【英伦拾絮】

【宣教千里】

【牧养手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

【余晖集】

【信息前线】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