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情

1905 期(2001 年 2 月 25 日) ◎ 如情未了 ◎ 李碧如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父母亲相继逝世以后,大姊和小弟便是娘家仅有至亲,照理应该很亲密才是。可惜我们三个总是各有各忙,有时一年下来也不过见面三两次。

  姊姊是社工,许多时要在晚上和星期六日上班,要凑合时间相约上茶楼并不是易事;弟弟家在港岛最东郊区,我则家在离岛,每次见面彼此都要登山涉水,加上弟弟教学之余又参与各式音乐事奉,还有许多教会活动,于是,三姊弟总是要左算右度,才能度出一起见面的日期。

  因此,益发怀念童年时,那时,我们倒是很亲密的。

  小时候,偏心的大姑母负责照顾小弟,她总是把最好的食物留给小弟,譬如叉烧、鸡腿,都是小弟的专利,奇怪的是,我和姊姊倒也不太妒忌,不像现在的孩子动辄因为不公平而生出各式问题。我们都觉得理所当然,孔融让梨的礼让精神在我家是「大让小」,所以三姊弟便能相安无事。

  小弟也很敬爱两个姊姊,我们指挥他当跑腿,替我们干这干那,他也总是甘心乐意。那一个清晨,我们指令已升上中学的弟弟上街买早餐,粥呀、肠粉一大堆,弟弟跑回家时,不小心在梯间摔倒,滚烫的粥迎面淋下,他负伤回家,没有一句投诉,只等我们送他到医院去。幸好抢救及时,没有给弟弟的俊脸留下任何疤痕。大姑母心疼得狠狠地痛骂我们,沈静的小弟却毫无怨言。

  整整一个星期,每天清晨,小弟上学前,我们陪他到医院去换药。医院在维多利亚公园附近,换好药,我们三人就在公园一边聊天,一边散步,清晨公园的青草香味,就这样镌刻在记忆里,每次想起,内心还是暖暖的。

  想不到,那个星期,竟是三姊弟成长以来最亲密温馨的一星期。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联会特别事工】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贞洁有道】

【英伦拾絮】

【宣教千里】

【牧养手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

【余晖集】

【信息前线】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