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御准

1900 期(2001 年 1 月 21 日) ◎ 童话世界 ◎ 龚立人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吃过晚饭,大女儿就开始如做她的家课。到了九点半,她还有一样半功课未做完,但她的头快贴在桌子上了。我便对她说:「若果真的很疲倦,就不要再做了。」她立时精神起来说:「不可以。」我解释:「当然每一个人都不想欠功课,但若真的应付不来,我们就要学习欠功课。况且,你得Daddy批准呢!」她依然坚持地说,不可以。她真的不识抬举。

  隔了一会,我忍不住再进入她的房间,看她的进展如何。她说:「Daddy,这是我最后一样功课。我想先做一半,看完Mickey后,再做余下的。」对于她的建议,我没有异议,反说:「你还可选择留待明天早上再做。」约十时半,她终于上床睡觉,亦做完一切功课。

  早上,几经辛苦终于成功地叫她起床。她带着睡意去梳洗。等了一会,还看不见她从房间出来,便跑去看过究竟。原来她回到床上坐着睡了。她真的很疲倦,真不忍心叫醒她,但又不想她醒后抱怨我令她迟到。我只好残忍地拍醒她,并说:「今天你可以选择不用上学。因为你太疲倦了。」她哭着说:「不可以。」我说:「不上一天学不是一件大不了的事。况且,不是要有求医的病才可请病假呢!事实上,没有好好让疲倦身体有足够睡眠,你始终会生病。」但她一点都听不入耳。我重复地说,Daddy批准你不用上学。她睡意松松回答:「但你不是老师。」我开玩笑:「我不是老师,却是皇上。所以,皇上的御准比一切的批准更重要。」她没有理会,而开始换校服。

  对于她由始至终的坚持,我衷心佩服。试问我的学生中有多少个对上课和交家课有如此的坚持?但不知到甚么时候,她会篡位自封,批准自己走堂、迟交功课。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联会特别事工】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贞洁有道】

【英伦拾絮】

【宣教千里】

【牧养手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

【余晖集】

【信息前线】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