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牧师与教会(上)

1900 期(2001 年 1 月 21 日) ◎ 文林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年轻时;一番热诚的在教会事奉,心中十分渴望作更多「圣工」。偶然心中也对牧者埋怨,为何他事事考虑清楚才去行动,似乎没有信心。这样,如何去领导教会呢?现今回想;真是十分懊悔,这样的话怎可说出口呢?

  「牧者」就是牧者,他不是会友。他只有会友的衔头,但从来没有会友的实质和权利。牧者也是人,也需要有人关心他们,有人去牧养他们。

  牧者面临的压力是多方面,常常面对不同的挑战,而且也常单独作战,没有人可以了解,也没有人同情体谅。

  「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如果我特意借用这经节去形容牧者所面临的牧养环境,或引喻失义,但却是极为贴切的描写。牧者是「羊」,会众是「狼群」,因为在牧养的过程中,常有心被撕裂的感觉,也经历不少心惊胆战的场面。政客们通常只需取得百分之五十一的选票,就可以宣告胜利,然而牧者为了百中之一的会友所讲论不以为然的话,心中却可以难过许久。

  会友常对牧着有幻想般的极高期望;牧者不单要讲道好,也要合人心意,另外必需领人信主、探访、关怀、辅导、领导、发掘恩赐、训练长执、教主日学等等,好像梁山泊的好汉:「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还要有受苦的心志,不计酬劳,二十四小时候命,随传随到。

  在美国的教会;牧者平均留在一间教会的时间是二年半至四年,这是根据美国爱家机构(Focus on the Family)的调查统计所得的数据。爱家机构经常接到不少牧者来信,其中一位牧者说:「我愈来愈感到疲倦我不断跟自己的需要挣扎-怎样保持灵命的更新成长?怎样照顾家庭需要?怎样在个人生活中持守忠心与负责?」也许其他的牧者有不同的挣扎,传道人在服事上所面临的挑战,实在太多了,有不感到精疲力竭呢!

  
没有安息日的牧者

  作为牧者,我们都明白是神亲召我们的,我们在神眼中是无价之宝。牧者们经常需要休息或休假,借着这些时间重新调整,回复正常的生活。当我年轻在神学院毕业时;神学院院长因健康不好要终止职分离港养病;临行时对我们那一届毕业的同学说了十分奇特的话:「作为传道人要拼命作主工;但也要懂得如何调理生活享安息,那样就能有更长的年日服事主。」当年;我一头雾水,不知其所云,现今回想稍能领悟其所指。

  许多牧者生活紧张,永远向前冲,永远有新的计划、新的挑战、新的责任及事工,这情况就如汽车引擎发动了一样,不能停下来。宣明会的创办人鲍勃˙皮尔斯(Bob Pierce)就是一个突出例子。他之所以英年早逝,完全是他相信应该把自己和自己所有的时间付出,不能有丝亳的保留。他认为神自然会照顾他的家人,他这样的作为似乎非常符合圣经的教导,你觉得如何呢?

  表面上似乎符合圣经的教导,不过为何要这样生活呢?撒但是诡计多端的敌人,如果你不能把你的脚从油门上挪开,牠就会帮你踩得更猛烈,好让你加速耗尽而灭亡。

  主日忙得不开交;奔波于讲台、会议和会友之间,到了星期一牧者大多感到心情低落,有莫名的沮丧,更有很大的失落感,甚至无力虚脱。许多时;那感觉很特别。你突然变得不耐烦、不想讲话、不想见人,甚至有些暴躁易怒,这就是许多牧师太太每个星期一得到的「礼物」。难怪有些师母会选择在星期一「离家出走」,她们实在不能忍受玄坛的面孔。

  
无暇亲近神的工作

  不少牧者会自我封闭解决问题的门径,认为自己是可以应付,也不想别人知道,更不会向人倾吐心事,因此很容易堕入精疲力竭的困境中。

  我们要正视问题,否则会引来血压升高、周期性的抑郁、肌肉紧张刺痛等等。

  去面对这些问题;首先要学习安息在基督里,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安息的意义(来四1-11),可惜牧者往往比世界上一般人更依赖肾上腺素的功用(当肾上腺素激增时,人感到压力迫近,便促使身体迎接紧急状况,胆固醇和血压上升、心跳加速、两手发冷、分泌胃酸、心脏负荷增加。)人委身基督及大使命,自然代表了无尽的工作;但基督也为祂的子民(包括牧师、传道)预备了安息日的安息,好叫我们歇了自己的工,进入神的安息。

  我们要明白,神希望我们有智慧的善用时间,学习对一些事婉转的说「不」,才有时间专心去做那些真正合乎神心意的事。神必供应人的一切需要去完成事工,并且也赐不同的人有不同恩赐。先要祷告中寻求神的脸,才能确定神希望我们承担的责任及事工,这样事奉才有意思。

  亲近神是一切服事动力的源头。许多牧者工作忙碌,疲于奔命,在紧凑的行程表中,亲近神时间往往成为第一项牺牲品。服事的效果源自生命,是我们「真实自我」~的自然流露。不亲近神,如何追求圣洁,又如何引领会众进入圣洁,只有圣洁敬虔的生活能感化人追求属灵生命的进深。与基督亲密能强化服事,追求圣洁则能使灵命强健、活泼。

  曾有人这样劝告牧者:「主日你站在圣坛前时,你对会友最大的责任,就是让他们知道你和神之间的关系。」这句话愈思想愈觉其中的智能。只有安静主前,祂就进入我们生命的深处。认识主、亲近主,比任何事都重要,甚至比牧养群羊的责任更重要,因为那是一切能力和爱的源头。作为牧者;你用多少时间亲近神、祈祷聆听祂的声音呢?

  除了要「安息在基督」里;也需要面对并处理以往的创伤。许多牧者受伤,心中满有悲哀、怨恨、愤怒等,但却被刻意的压抑下去,虽然换了教会(工场),那些旧有创伤仍在,仍然影响他的牧会工作和生活。因此;无论以往如何,都要正视去解决生命里的积压伤害。

  同工的支持能分担压力。如果已经受创伤或枯竭,孤立无助之感觉必定日益加深,在这时刻,赶紧寻找支持性高及健康的朋友(或同工)定期与他们见面,真实的分享你的情况,请对方代祷。当我们彼此倾心相交,甚至彼此认罪、互相代求(雅五16)时,隐藏内心的难处会慢慢容易接受。起码不会迫使人疯狂。假以时日;透过真诚的关怀辅导、确实的支持,更能得着基督完全的释放和医治。

  牧者不可能满足每个人的要求,特别是期望太高和不合理的要求,但你仍可以忠于神对你的呼召,忠于神向你启示的真理,学习重新权衡人生中的各项优先级。

  有些宗派成立协调委员会,对同工也颇有帮助。例如美国门诺会也有这样的设立,对牧者也有一定程度帮助。在跟进时,友好支持与代祷有相当大的功效,也能医治一些创伤,使受压的得释放,重新积极面对挑战。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联会特别事工】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贞洁有道】

【英伦拾絮】

【宣教千里】

【牧养手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

【余晖集】

【信息前线】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