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相异的给予相同的对待?

1899 期(2001 年 1 月 14 日) ◎ 交流点 ◎ 江大惠(崇基神学组讲师)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对于社会法例的支持及反对可以通过两种的路线来进行。一是指出某法例违反了我们公认为本身正确的标准,例如要反对一切的歧视,因为歧视等同不公义,而公义是社会公认要持守的标准。另一种进路是诉之于后果的严重性,例如蔡兄的文章,指出新条例可能引来骨牌效应,令社会出现我们不愿意接受的后果。

  后者惯用的策略是诉之于情,提出可能出现的后果是人们不愿意或不想接受的,好像政府用一百六十七万的数字来煽动民意反对港人内地子女的居港权。这种策略的弱点在于骨牌效应如果没有出现或者人们不认同所出现的后果是不可以接受的,就会失去公信。

  长远来说,用法例本身是否彰显公义来处理问题更经得起考验。

  平等对待、一视同仁。对于相同的给予相同的对待,对于不同的给予相异的对待。这种公义的原则是人类文明公认的标准。问题是在某特定的情境,那样算是同?那样算是异?人人有相同及相异之处,甚么时候取其同,甚么时候取其异就做成对公义的种种争辩。

  蔡兄所列的八项要求,究竟属不属于歧视:对于相同的给予相异的对待?需要我们逐项仔细去研讨。到底同性恋者与异性恋者在甚么事上要取其同、平等对待,甚么事上要取其异、分别对待?

  我个人不主张用骨牌效应、严重后果来反对这些要求。因为如果这些要求是属于歧视:对于相同的给予相异的对待,则反对只显示我们不喜欢这些后果,而愿意牺牲公义。

  我主张去研究每一项的要求,到底这些要求归不归入歧视范围。如果不入,则问题会自动消失,对于不同的给予相异的对待是应分的。如果这些要求属于歧视,那么,我们的反对便无法理直气壮。故此,我认为这次的战场不在骨牌效应、后果严重,而在这些要求是否属于歧视:对于相异的给予相同的对待?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联会特别事工】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贞洁有道】

【英伦拾絮】

【宣教千里】

【牧养手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

【余晖集】

【信息前线】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