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也要来见证

1863 期(2000 年 5 月 7 日) ◎ 文林 ◎ 黎光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中华基督教会林马堂于五月十二日将举行堂庆感恩崇拜,堂主任黄恭俭牧师邀我于当日证道,忝为该堂退休牧师,遂一口答应。孰料于二月八日心脏病发,住院多天,愈后出院,怎知在二月廿八日又复发,来势凶凶,送院时胡言乱语,渐入昏迷,全身开始积水发涨,医护人员倾力抢救,并嘱我家人要有心理准备。一连四天不省人事,虽用各种仪器维持呼吸及心跳,但一直在危险期当中。有些支持福音队的肢体为我在医院走廊中哭祷,区会也由同工团契发信请各堂同工同道代祷,不少友好的其他教会同工同道前来探望祷告,至为感激,愿主厚厚报答他们,赐恩与他们。

  第五天开始逐步清醒,但所有仪器和喉管仍未能拆除,四肢被捆绑床上动弹不得,又是四天的这样过去。期间我在床上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用灵与主交通,在那里专心祷告、等候和仰望神。「我的心哪,你为何在里面烦躁.....」「喜乐的心,乃是良药。」「要靠主常常喜乐。」......除了背金句,并在心中涌出赞美的诗歌。祷告、背经文、唱诗、就这样又挺过最难捱的数天。感谢主,当弟兄姊妹来探问的时候,因为无法说话,只有用笔写出-「我在病痛中,但我没有感觉到痛苦,只有喜乐,只有感谢和赞美。」我的表现连医院的医护人员也感到稀奇。当拆除所有仪器和喉管后被送去进行超音波检查,有一位护士问我:「你死过翻生,有甚么感想?」我冲口而出:「哈利路亚!」

  三月十二日出院,身体非常衰弱,喉痛失音,心中向主祷告,希望能早日完全康复,并且不要声哑如撒迦利亚。主说:「我的道路非同人的道路,我的意念非同人的意念。」四月四日再度入院,我是在一九五三年四月四日由赵君影牧师施浸加入教会的,这一次是接受病痛的洗礼,发现心脏血管栓塞大部分外,肾功能只得三成,肝脏有发炎征兆,肺部积水已清除,但功能已减弱,血糖升,除了胃部无损,五脏六腑无一完全,加上视听能力衰退,鼻敏感,声带受损失音等,简直是废人一个。虽然如此,我因有主而仍有希望,祂曾使我经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在过去事奉日子中,祂也曾领我越过耸山峻岭和汹涌的波涛,只管用信心抓住祂,到底距离五月十二日愈来愈近,我身体仍旧衰弱,声音依然沙哑。

  四月十二日出院,拖著疲乏的身躯回到家中,窗外有三两麻雀在飞翔,不期然想起曾经在死海旁有麻雀飞到我的掌上喙面包,想到一首诗歌「神看顾小麻雀」,想到主耶稣说到天堂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想到诗篇八十四篇三节说:「我的神啊!在祢祭坛那里,麻雀为自己找著房屋......」在这节圣经中的「祭坛」可圈可点。假如我在感恩崇拜中站在讲台上声带完全失音,有两三只麻雀飞来歌唱,见证神的恩典,那将是多么美妙的事,忽然心中起了巨响,有声音对我说:「麻雀要来见证我,你更要来为我作见证。」清醒过来,我忙著说:「主啊!仆人敬听。愿荣耀、威严、权柄,都归于祢,从今时直到永远。」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癌病答客问】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贞洁有道】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

【余晖集】

【信息年代】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