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探高峰《无墙教会》

1863 期(2000 年 5 月 7 日) ◎ 文林 ◎ 黄瑞君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当我们走在一起时,堂会之墙、宗派之墙已在不觉中消失!各堂会同工如同一队同工队(不是行政使然,乃是异象凝聚),合作堂会彷如一所教会(不是组织带来,乃是互动的结果),我们以为这已是了不得的大突破,只是神的意念乃是高过我们!

  

一、 缘起风云时

  笔者的堂会是一所以中学毕业生、中学生为主的学校教会,所以她也有一切学校教会的优缺点,建堂三十余年后,面对小区老化、迁校,检讨堂会的福音力,发现过去因有庞大的福音对象而渐渐养成较内向的气质,吸收新人并不容易。几经讨论,试定位为小区教会,这意味要迎接不同的人种。对已习惯内向、内热,这是种冒险。然而,神的意念高过我们,一九九○年,教会摸索前路时,一个崭新的概念吸引了当时的领导层(同工及执事们)就是「小组教会」。当然「她」并不是救亡起死的灵丹,但经多番讨论、探索,定为值得一试,故此,一九九三年,开始传递异象、教导概念,试将不同团契转型,期望一九九四年能全面小组化。只可惜因种种主客观因素,在转变过程中,遭受极大困难及考验而几乎夭折。但主恩够用,一九九五年总算全面小组化了。就在这年,赐异象的主感动了教会的领导层,指示一个我们渐渐走上,却做梦也不敢想的小区异象──龙城区要成为一个基督徒的小区。

  

二、 一个基督徒小区的梦想

  一九九六年始,我们积极联同区内有同一异象的教会,展开了每年一度的「龙城区基督教节庆」除了嘉年华会外,主要是动员教会肢体,不单到大街小巷去传讲福音,亦登门拜访,这样,肢体看到那许多困苦流离的人,就被感动,结果不单讲福音,亦有「做福音」(透过服事行动,叫被服事者受落,叫旁观者动容,有些亦因观看基督徒服事而主动表达要信耶稣。)各合作教会、教牧们不单同心,也学习彼此相爱,操练不分你我的合一,至今区内十余所堂会绝大部分都成为赢得小区的伙伴,大家感情浓郁,我们真希望每幢大厦最少有一个小组,在二○○五年时,全小区有绝大部分(百分之六十至七十)的居民是基督徒。当我们走在一起时,堂会之墙、宗派之墙已在不觉中消失!各堂会同工如同一队同工队(不是行政使然,乃是异象凝聚),合作堂会彷如一所教会(不是组织带来,乃是互动的结果),我们以为这已是了不得的大突破,只是神的意念乃是高过我们!

  

三、 一个全港遍传的运动──无墙教会已在道上奔驰

  「无墙教会」不经意中已在道上,一九九八年九月,我们在祷告中,再领受了一个令我们更震惊的托付,要到各区协助推动嘉年华遍传。以一个有限资源的小堂会,如何能完成这异象,这托付呢?只是我们已决定只要清楚是主带领,必竭尽所有去实行,没想到,最大的印证是带来了一位义务同工,他领受要专心作传福音的工作,不是在一个堂会,一个宗派,是在一个非常辽阔的天空下。就这样,我们制定了「全港十八区福音遍传」的策略,首五年以全港十八区,每区办最少一次,最多者每年办地区性「基督教节庆」,期望每年开发四个新区点,至二○○四年,十八区均在圣诞节举办该区「基督教节庆」及动员多人做遍传,我们估计其时应有三万位基督徒,请假三日至五日作个人布道,逐户拜访。二○○五至二○○六年,全港每个人均有机会听福音一次,那时极有可能是大丰收的时期,堂会动员人愈多,收割愈丰。

  为了达成主所托付的,我们有一队三十人(每年会递增)布道队伍,两位同工到每一新点区协助该区达成首个遍传的行动。至截稿时,我们已完成六个地区首期遍传,参与教会共约六十多间,教牧同工及肢体已感到在「无墙教会」的道上了。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癌病答客问】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贞洁有道】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

【余晖集】

【信息年代】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