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圣经看当代灵恩运动(六)
认识灵恩第四波(上)

1863 期(2000 年 5 月 7 日) ◎ 古道今诠 ◎ 郭文池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甚么是灵恩第四波?这是个不容易回答的问题:一方面,第四波的灵恩运动,似乎在很短时间内已有多元化的发展,要全面地描述它的真面貌并不容易;另一方面,怎样才算是这运动的「成员」呢?那就连传统的灵恩派教会也没有一致的定论。因此,在这个情况下,要为灵恩第四波定位就显得有点困难了。虽然如此,为了让读者对现今正影响各地教会的新灵恩浪潮有初步了解,笔者在有限的知识内,愿向各位介绍。

  首先大家应注意,灵恩第三波的影响到如今仍然存在,而第四波是否成立,不少人仍然存著否定的态度。这即是说,灵恩第四波是在第三波方兴未艾之时匆匆登场的,有人以为它是不速之客,分化了第三波的余威,但亦有人以为它是集灵恩第一、二及三波的大成,昂然帅领教会踏上新的千禧。笔者尝试将第四波归纳为下列四个现象:

  

(一) 多伦多祝福

  多伦多祝福肇始于一九九四年一月,地点是位于多伦多国际机埸附近的一间葡萄园教会(Toronto Airport Vineyard),主任牧师是亚诺特约翰(John Arnott)。那一天,亚诺特邀请了圣路易市葡萄园教会的牧师克拉克蓝迪(Randy Clark)主领聚会。在他证道之后,就开始所谓服事会众的环节,结果一百二十位会众中有很多倒在地上,又哭又笑。这个新的灵恩浪潮,由多伦多开始,一直推广到世界各地,特别是英国,但主要的影响,仍然是每天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他们被吸引到这教会参观及聚会,他们被「灵化」后,将影响带回自己的社群。据当地的旅游事业所作的统计,这间多伦多的葡萄园教会,竟然是最多旅客到访多伦多的「观光点」。

  多伦多祝福的表现包括了圣笑(Holy Laughter)、在神的爱中「沈睡」、被击倒、颤抖、领受启示,甚至间中有会众在「圣灵充满」下发出动物的叫声,包括了狮子、牛、鸡等动物叫声,他们更仿效这些动物的举动。当然,除了这些「超自然」的彰显外,信徒在接受多伦多祝福后,据说都比以往更爱主、更热心传福音。

  

(二) 绘制属灵地图

  据说,在七十年代已经有人倡议绘制属灵地图,但真正将这个观念「发扬光大」,使之成为灵恩新浪潮的人,是欧提乔治(George Otis)。欧提花了二十多年时间,走遍近百个国家,研究各地的邪灵势力,并且藉著策略性的祷告,去战胜邪灵的力量,以致可以更为有效地在那些城市进行宣教及布道工作。欧提对绘制属灵地图有这样的定义:「绘制属灵地图是把我对灵界事物的了解、物质世界的地域和情况连结起来。」(注一)

  根据这个观念,绘制属灵绘图的人不单尝试以一个城市的历史、文化、宗教背景,甚至是建筑物的摆设等来绘画那城市的属灵地图,而且他们还会藉祈祷,有计划地攻破邪灵的据点。有绘制属灵地图的人还提倡,用行动来战胜邪恶的力量。有一个例子,是记述贝克特鲍勃牧师在南加州一个叫黑麦特的城市内战胜属灵力量的经过,在贝克特牧师的带领下,他和教会的长老根据以赛亚书三十三章二十至二十四节的经文,用了四根刻了这段经文的二吋丁方橡木橛子,钉在黑麦特城的四个角落,以建立属灵的帐幕。据说,从此就「完全改变了我们小区的属灵风貌。」(注二)笔者猜想今天流行于香港的「行区祈祷」,相信可能也是源于这个神学理念。

  

(三) 说预言的恩赐

  说预言的表现,并非灵恩第四波才有,早在第一波的时候就已出现,然而,这恩赐在灵恩运动中却愈来愈「平民化」,由以前有先知恩赐的领袖才会说预言,演变成今天很多「平信徒」都拥有日常的属灵经验。也许灵恩第四波的其中一位领导人,对说预言普遍化的批评是对的,他说:「灵恩派都有一种趋向,即重视神现在的话语(即说预言)甚于祂过去所留下的话(即圣经)。他们觉得异象较经文令人振奋、图画胜于章节。主日的讲道由解经转移至劝勉;由预先准备的教诲,变成分享直觉。」(注三)

  

(四) 灵恩派及福音派的合一

  在灵恩第四波中,有不少中外派内领袖,均提倡在踏进新的世纪时,灵恩派及福音派的信徒应冰释前嫌,一方面不要再误解对方,另一方面,也应检讨自己所坚持的是否有偏差,以致两派的人能够合而为一。第四波合一运动的推动者戴维宝信(David Pawson)这样分析廿世纪的灵恩运动:

  1 第一波:怀疑阶段;

  2 第二波:容忍阶段;

  3 第三波:结盟阶段;

  4 第四波:整合阶段;

  戴维宝信相信,我们现时是身处第四波的整合阶段,灵恩派及福音派在许多神学的教义上都应该是一致的,只要双方都肯反省自己对灵恩所坚持的神学立场,就会很容易发现,自己对圣经原意的理解可能有偏差;换句话说,「前面的路并非妥协,而是修正。」(注四)

  比较以前的灵恩运动,第四波的发展是较为多元化的,但整体而言,仍然是高举圣灵超自然工作的外显表现;也正因为如此,灵恩运动好像欠缺了方向感,连灵恩派的领袖也不知灵恩运动下一步应如何发展。以亚诺特约翰的话来说,拦阻圣灵工作的就是信徒想控制一切的心态(注五),所以纵使「圣灵诸多的作为,以及祂为甚么那样做,至今仍是一个谜」(注六),但当我们肯用信心来领受这个运动,圣灵最终会用祂的方法去复兴教会。

  

注一、欧提乔治,「纵观属灵地图」在彼得魏格纳(Peter Wagner)编《绘制属灵地图》(台北:以琳,1998),页6。这个定义是欧提乔治引述自己较早前所写的书 The Last of the Giants而来的(Tarrytown, NY: Chosen Books, 1991), 85.

  

注二、鲍勃.贝克特, 「救赎小区子民的实用步骤」在《绘制属灵地图》,页128-152。

  

注三、 戴维宝信,叶妙枝译,《第四波》(香港:亚洲归主协会,1998),页75。

  

注四、 同上,页54-56。

  

注五、约翰.亚诺特,陈维德译,《多伦多祝福》(台北:以琳,1997),第八章,页128-43。

  

注六:同上,页2。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癌病答客问】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贞洁有道】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

【余晖集】

【信息年代】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