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神迹~水变酒

1894 期(2000 年 12 月 10 日) ◎ 古道今诠 ◎ 冯家柏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阅读记载在约翰福音二章一至十一节有关「迦拿婚筵」的经文时,很多人会从伟大的观念入手,把这段经文中所用的酒视为主耶稣在最后晚餐时所用的酒,而把「我的时候还未到「视为主耶稣日后被钉死及复活那荣耀的时候。对「妇人」、「我与你有甚么相干」 这两句话则运用希伯来人说话的习惯来加以解释。这样做是要在这神迹中几点难明之处,添上较合理及较冠冕堂煌的解释。

  难道主耶稣在世上的第一个神迹,竟然贫乏到这地步,需要学者费这么大的努力及心思去把它修饰!我们在凡事上的第一次尚且重视,更何况是神呢!所以我相信在这次神迹中,必定有重要的教训被遗忘了。我们之所以看不见这些重要教训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因为我们习惯把注意力放在伟大的观念上,忽略了从一些较细小、较感性、及人性软弱的角度去观察。

  
背景分析

  时间:迦拿筵席发生在第三日,第三日是指那日呢?约翰福音第一章可知道这是指主耶稣出道的日子起计算,正属于主耶稣出道时「黄金的时间」。

  马里亚的要求:筵席的酒用尽了,耶稣的母亲对他说:「他们没有酒了。」

  其实这话只属一句中性描述的话,不是一句带要求的话,这是马里亚在表面上的表达。但在另一方面,我们相信在玛利亚的心中,她确实愿望主耶稣会帮手,从四至十一节就是记载着耶稣响应马里亚这种愿望的过程,主耶稣的回应亦证实了在马里亚心中是有这个愿望。

  马里亚的做法,把心中的愿望用一句中性描述的话讲出来,在今日也很常见。例如我太太想换一部新冷气机,她未必会把这愿望直接讲出来,可能只会说旧的冷气机很嘈。我可以用一种合理化的方法,或用一种假设学的方法,又或一种似答非答的方法来回应。所以主耶稣在响应马里亚的说话时都一样可以有不同的做法,不一定需要行这神迹,例如衪可以把处理无酒的事推回主人家身上,或者衪可以建议往别处买更多酒,又或者衪可以直接说衪也没有方法,但主耶稣却出奇地选择行了第一个神迹这做法。

  主耶稣的回复:整个神迹,最困惑的地方,就是主耶稣回复马里亚时的说话(记载在第四节)。首先祂称呼马里亚为妇人,似乎对母亲不尊敬;然后又用了一句似乎不太客气的话:我与你有甚么相干;最后并且说:我的时候还没有到,有一种还未预备好的心态。所以整句回复的话在我们听起来,在表面上至少显露出一些不尊敬、不客气、及未预备好的语调,是有负面的感觉。但结果刚好相反,这句话在马里亚听起来却是正面的。

  行神迹的途径:主耶稣在施行神迹时,只是吩咐一班工人去操作,最后除了马里亚、这班工人和那两位刚跟从主的门徒知道所发生过的神迹,连那班有机会享受这从水变来美酒的客人都不知道所发生过的神迹。整个神迹就好像在暗地里进行、在不想太多人知道的情况下进行,为甚么?

  
学者对上述难题的解释

  第一个难题~妇人:主耶稣在回复马里亚时,祂称玛利亚为妇人。有学者认为这称呼没有不恭敬的意思,并且认为在当时这做法是很普通。虽然这称呼没有不恭敬的意思,但为甚么主耶稣却偏又不选择用母亲这称呼呢(母亲这字在当时并不是陌生的字)?不用母亲这称呼而用妇人这称呼究竟是随意,还是故意呢?

  第二个难题~我与你有甚么相干:字面上这句话的语调比较「倔」,但有学者认为这句话是希伯来人的习用语,意思是:「为甚么不让我来作决定呢?」

  第三个难题~我的时候还未到:主耶稣在回复马里亚时,祂最后说时候未到,有学者认为这是指主耶稣受死、复活、升天这一连串的工作,因为酒是用作比喻主耶稣为我们流的血。但在另一方面,若果是指受死、复活、升天这些事,则在时间的安排上似乎远了一些,因为水变酒这事发生在主耶稣刚开始工作的时间,而死、复活、升天是三年后的事。

  再者,关于祂的死与复活,主耶稣在最后一年内曾三次主动地在使徒面前,直接说出来,不像这里只用 「我的时候」这么间接的说话来表达。所以 「我的时候还未到」 不一定是指主耶稣的受死、复活、升天这些事。若不指这些事,又会指甚么事、甚么时候呢?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神学生讲场】

【癌病答客问】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探病锦囊】

【贞洁有道】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

【余晖集】

【信息年代】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