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道理一二三

1894 期(2000 年 12 月 10 日) ◎ 交流点 ◎ 禾月(香港基督徒新闻从业员团契)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初学写文章的时候,前辈指导说要尽量少写「我」字,才是上乘之作。读辅导学理论时,导师却教导说话要多以「我」字开头,才是良好的沟通方式。写文章不是沟通方式一种吗?似乎叫人无所适从。

  一些现代具影响力的书本,如《可能》、《与成功有约(The 7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等,篇首都以个人经历开始,前者从个人创办教会的经验开始,后者从个人教仔的经验开始。

  他们分享经验,用意在铺排随后而来的道理。但这种写作方式,实际也显露了他们潜藏对自我的看法;在他们心目中,那些大道理不是他们天生就懂得的,也不是突如其来从天而降的启发,而是从个人经验(往往是岐岖艰辛的经验)中领略出来的,他们的道理并非不容置疑的,但他们的经验是实实在在的;经验是道理的源头,所以一开首便交代经验,况且人们透过经验故事去学习,比起学习道理一二三更加有效。

  教会?牧师也会讲「我」的经验,但感觉有点不同,牧师讲道,较多类似一大原则、两大使命、三大戒律的格局,然后在这些一二三里,加上「我」的或其他人的经验和故事;有些故事的确很发人深省,但更多时候,故事和经验只发挥了插图的作用,「经验」只为了点缀想要说明的道理,而不是真正从经验中领略了甚么道理。道理一二三排得井井有条,但却可能来历不明,总之「我讲你就听喇」。

  打开一些基督教刊物,很多文章都在讨论道理,但那些道理大多被看作「身外物」般来化验,不论是验出H5N1还是H3N2,似乎都没太大意义。

  道理和分享,倘不能两者兼得,我情愿要分享。例如早阵子一位牧师悼念亡妻的文章,除了感人外,不也对其他人进行了情感教育么;当读者遇上类似的处境(包括他从追求太太至太太离世这过程中的任何一个处境)时,就懂得效法他用甚么心情、以甚么观念去看待现实了。当然,只有虚怀的人,才可以从其他人的经验中获益。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神学生讲场】

【癌病答客问】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探病锦囊】

【贞洁有道】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

【余晖集】

【信息年代】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