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待下回

1894 期(2000 年 12 月 10 日) ◎ 余晖集 ◎ 安伯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几个月来,全港各处通衢大道,七彩横条海报高高挂,「香港一定得」,每天清早进入维园,更是处处可见。老实说,自从第一眼看到,早就知道准得不到,如果说香港朝野上下,都支持的话,千万要少算一个,最低限度我不在内。其实除了那些热中到近乎昏了点的一群,怎会天真到像是囊中物,唯一安慰的,票数比新德里多,但也在两回投票中,先后都是六票(其中一票是自己,实得五票),听说掌握了铁票十五张的,都往哪里去了。

  绝不是事后诸葛,怎会主政的全没有自知之明,这弹丸之地凭甚么条件举办这大型的运动会。仅有的一个大球场,到如今勉强可以举行疏落的球赛,其他各项设备,会等到投票结果后再说。也亏得那些委员们,旋风的到香港绕个圈,就翘起大拇指说好,说有举办的条件,到头来口是心非。

  其实这个成了「示威之城」,「空气污染严重」的地方,连本地一些象样的运动也没有。从前被誉为「远东足球王国」的足球,如今出不了鲤鱼门,过不得罗湖桥,其他的不提也罢。在刚过去的奥运,香港的选手们不是为夺标去的,而是志在参加,浩浩荡荡的去,全都空空而回。

  希望还在「风之后」,真的有好些选手都是一连几届争金夺银的,可是她也不争气,三甲不入。像是改错了名,誉之反害之,「风之后」坏在「后」,如今汉字简化,「后」字多写成「后」,那么风之后是甚么效果。台风过后是怎样景,重的是满目疮痍,轻的也是一片萧杀,可以说是风光不再。但一想到政务司和官员,走遍各有关国家,放下香港的公务到处奔走,得来五票,公帑又少了一笔,惜哉。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神学生讲场】

【癌病答客问】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探病锦囊】

【贞洁有道】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

【余晖集】

【信息年代】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