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中求静

1876 期(2000 年 8 月 6 日) ◎ 古道今诠 ◎ 杨庆球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诗人陶渊明,虽受魏晋隐逸者的思想影响,有学者说他告别了儒家经学,转向道家玄学,承揽了老庄的隐逸精神,但陶渊明的诗是有别于魏晋一般的隐逸诗。刘大杰对他的评价很高,说他有儒道佛三家的精华:有律己严正肯负责任的儒家精神;爱慕老庄那种清静逍遥的境界;有佛家的空观与慈爱。他特别提到陶渊明虽在魏晋,但却「不与那些颓废荒唐的清谈名士同流」。另一位文学批评家也是这样评价陶渊明:在表现上,他弃去了俪词偶句,而崇尚纯朴自然;弃去了对仙人高士的歌颂,而归于山水田园的寄托;弃去了谈玄说理的歌诀偈语,而叙述日常的琐事。如果魏晋隐逸之士所展现的乌托邦只是诗的空灵,并无现实内容,则陶渊明的诗显得有点不同。我们举他的「桃花源诗并记」为例,首先「桃花源」不同于《诗经‧硕鼠》对乐土只有幻想而无具体内容。其次,这篇诗及记并不涉及游仙和个人归隐的志趣。他对理想世界的描写稍具规模,他铺陈了一个具有理想色彩的社会及其中的羣体生活。这点与千禧年或乌托邦所关注的相同。两者所强调的都不是个人的幸福,而是为现实困境的人们提供一个可能的理想世界。乌托邦多为与世隔绝的地方,外人往住难以接近,好像摩尔的乌托邦是在大洋的岛上。陶渊明(A.D.372-427)的「桃花源记」也是相若。在晋太元中(A.D.376-396),武陵(今湖南省常德鱀县)有个捕鱼的人,发现了世外桃源。住在桃花源的人,他们的祖先因避秦乱而避世于此,已有五百多年与外人隔绝。他们过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男女老少,各得其所,并怡然自乐。也不知外界已换了汉魏晋三代,他们仍保存秦的服式。后来渔人离开了此地,便去会见武陵太守,说有此事,太守派人前去,由于往迹湮没,便再也找不到了。唐人王维《桃源行》说:「春来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处寻。」真是一幅美丽的图画。「桃花源诗」结尾说:「奇踪隐五百,一朝敞神界。淳薄既异源,旋复还幽蔽。」好像有神仙境界意味。但他随即说:「借问游方士,焉测尘嚣外。愿言蹑轻风,高举寻吾契。」既然不必由方士在尘嚣之外寻找,陶渊明的世外桃源其实就在人间。它是依照人间的理想社会来建构的,桃花源与乌托邦一样,是无处可寻的,要点不是在哪里,而是理想社会的内容是怎样。

  陶渊明的理想世界没有提及完善的法律系统,只有安宁饱足的生活。跟老子的小国寡民有相同之处。我们不能说他的理想不高,当我们随手翻阅中国历史,第四世纪的中国充满了杀戮和战争。晋武帝司马炎统一三国的对立后,以为天下无事,大肆荒淫,由于施政失当,引致其子司马衷当政时的八王之乱。由公元二九一年至三零六年,晋室骨肉相残,因此一厥不振,并引来五胡乱华,中原成了一个杀戮战场。约由三零四至四三九年,胡人在北方陆续建立了十六个国家,除了彼此攻伐,又与东晋交战,这期间可谓天下大乱,死伤无数。公元三零八年,匈奴贵族刘渊称帝,建国号汉,翌年带兵攻打西晋的洛阳,在洛阳郊区把三万平民男女淹死于河中。三一一年,其子刘聪的部将石勒在河南鹿邑斩杀晋兵十余万人。石勒后来攻陷洛阳,把王公大臣数万人活活射死。刘聪死后,刘曜和石勒却分别建立了前赵和后赵,两赵长期混战,杀人如麻。三二五年相互斩杀、坑三万余人;三二七年,双方济河之役斩杀二万余人。三二八年前赵大破后赵军于高侯,枕尸二百余里。后赵大破前赵军于洛阳,斩首五万余级。三二九年,后赵军大破前赵军,枕尸千里!前赵乃亡。后赵控制中原后,其后又与各族混战。由三三三年石勒死,其子继位,到三五零年被汉人冉闵所灭,短短十七年胡羯先后枉死的超过二十万人。到公元三七二年,符坚统一北方建立前秦,其间各方因战争而死亡的将士近九十万人。公元三八三年,符坚大军进攻东晋,一展自己私心统一天下,在淝水一役,付出了八十万条生命(可能有夸张,或许三十多万)!陶渊明所看见的,不单是二百多万的数字,每一条生命背后都有一个家庭、一个故事,在连场的杀戮中,生命不是显得太轻太惨了吗?除了战争,天灾也是叫人透不过气。三国两晋二百年中,较大的自然灾害有三零四次。其中旱灾六十次、水灾五十六次,地震四十次、霜灾二次、雨雹三十五次,风灾五十四次,蝗灾十四次,饥荒三十次。平均每年一点五次。难怪身在这时代的人,如此渴望一个平稳的生活。他们甚至不求丰裕,只求基本无缺。陶渊明的乌托邦思想,并非无中生有,而是现实生活的反映,在乱世中一个渴求。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癌病答客问】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探病锦囊】

【贞洁有道】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

【余晖集】

【信息年代】

【每月快讯:专题】

【每月快讯:天地线】

【每月快讯:总言之】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