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点滴「玩具」

1826 期(1999 年 8 月 22 日) ◎ 文林 ◎ 小方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艰难的日子里,祈求上帝赐我一颗不死的心,像小孩子一般,懂得欣赏残破里的快乐,细味淡薄里简单的情义无论何种景况,我都学会知足。

  

  

  在贫穷的日子里,若然没有爱,就真是甚么也没有了;缺少爱,就如千斤上再加上千斤;苦胆调和的酒里再混上醋。

  今早听见一则感人肺腑的故事;大约在二、三十年前,有一些小孩,没有零钱,没有玩具,因为他们都来自贫穷的家庭。

  他们住的是中环域多利亚街的旧式楼房,几十个家庭,挤压在只得千多呎的地方。狭小的走廊,没有可以穿梭的余地。

  小朋友从不会闷在家中发呆,他们在街上玩,在商场里逛,拾来一堆胶袋,将胶袋塞满废纸,再用麻绳捆成一个自制足球,从巷首到巷尾,童声不绝于耳。

  或许,这就是穷孩子才可享有的欢乐。

  有一天,小朋友听见楼梯吱吱作响。大概是卖唱的,或是老乞丐,想要点零碎钱或是餬口甚么的。谁知来者竟是陌生的访客:中年男性,衣衫褴褛、长发、长胡子、脚掌肿了一大块,貌甚骇人,喉咙发出「唔......唔」响声。小朋友被吓着了,不敢作声。老太婆却从房间里走出来,给了他一点吃的,然后打发他走了。

  原来这位中年乞丐来自中国北方,远道而来,却因着语言的阻隔,找不着工作,惟有到处行乞;而脚上的肿瘤,大概是营养不良所致。

  一个典型的悲剧,六、七十年代的老香港。

  中年乞丐第二次冒昧上来,看上去大有不同:头发剪短了,没有上次出现时那么蓬头垢面,更不知从何处弄来一件残破的洋服。可是,这次的到访,却没有给他带来好运。老太婆上前来,叹了一口气,说:「先生,今天没有吃的了,改天再来罢。」中年乞丐并没有离开,却仍旧在那里「唔......唔」作响。

  未几,房东气冲冲地跑出来,破口大骂,然后竟猛然一脚-乞丐站不稳,从楼梯口直滚到楼下。小孩子不敢跑去看,只听见老太婆同情地说着:「何必呢?他只是个讨吃的......」。

  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乞丐再没有出现。他的影像在小孩子心中渐渐腿色的时候,怎料有一天,楼梯再次传来吱吱的响声......没错,又是这位被人摒弃的乞丐,一步一步的拐上来。这一次,他看来精神了不少,右手扶着拐杖,可能是因为上次被房东猛力的一踢而弄伤的,但令人诧异的,并不是这根拐杖,而是他左手握着的东西-一个破旧的洋娃娃。

  洋娃娃?玩具?

  小朋友瞪圆了眼睛,在每一张小脸孔上,印上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洋娃娃,在这个贫穷的国度里,是最陌生的天外来客。

  然而,对小女孩而言,她却是朝思暮想的好玩伴,抑或是-一种奢侈的快乐?

  洋娃娃活像小乞丐,衣冠楚楚,蓬头垢面,还断了右臂。小朋友,尤其是女孩子们,目不转睛地瞪着她,好像怕会将她吵醒。大人忙着发言:「一件脏物,掉了也罢。」不过,在小小的心灵里,这件脏物,却是价值连城。「团结就是力量」,小朋友最终争取了自主权,收容了楚楚可怜的小娃娃。

  自始,小朋友不再称呼这个北方人作乞丐,他们姑且叫他「叔叔」,每每到访,都会带来几个残破不堪的玩具,有待小朋友爱心修理:而小朋友则送给他几个小钱,或一点吃的......

  这是一种很简单的情义,娓娓道来,激动在心。

  没有钱,身死;没有爱,则心死。

  在艰难的日子里,祈求上帝赐我一颗不死的心,像小孩子一般,懂得欣赏残破里的快乐,细味淡薄里简单的情义。

  无论何种景况,我都学会知足。

  黑夜的背后,是阳光;

  失望的背后,是希望。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余晖集】

【信息年代】

【商数启示】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