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1822 期(1999 年 7 月 25 日) ◎ 余晖集 ◎ 安伯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也不知道该怎样说起,香港人每天穿梭地来往特区,到深圳采购。除了副食品之外,一切生活所需的物品,都比香港价廉得多,甚至有些令人难以置信。自己也曾几回前去,也实在觉得,好些东西只要用香港价格三分之一便以买到,难怪人们像过江之鲫。

  可是愈是北上生活水平愈低,街头理发,发匠们有男有女,还戴白帽、戴口罩、穿白袍,每次收费三元,(香港四十元),进入普通理发店也只收五至八元。火锅店每位十五元至二十五元,通堂食品任选任吃。在香港真是天方夜谭,连热炒小菜每款十元上下,如要问档次等级,可用香港有炒卖牌照的茶餐厅差不多。

  在苏州,那里几位同工和我闲聊,问我可有回国定居之意。早前原打算在邻近香港的地区,找个居处,但情况和香港一般,甚至已经变成香港化,尤其是人情方面的淡薄,可说全是香港风,怕受不了,作罢。

  几番到江、浙,尤其是苏州、杭州,在俚语中常听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次在苏州,有一点空闲时光,同工们带我到十全路,南园宾馆(前蒋介石之苏州别墅)附近,在一个新近建成的建筑群中,幢幢三层,环境清幽,参观了一个单元(我们说是一层楼),国内的计法我不知道,从在香港见惯来说,大概八百多呎,叫价十一万元人民币,装修也过得去。

  又和当地同工谈起生活需用的约数,也不自觉地用香港的标准问,生活费每人每月二千元可够?同工们的回答,要是你两老居于斯,一千元一个月,两人生活得丰富足用,好教人羡煞。这番话,顿兴归去来兮之想,也希奇为甚么有百多万人争着要来?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余晖集】

【信息年代】

【商数启示】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