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晖夕阴

1838 期(1999 年 11 月 14 日) ◎ 如情未了 ◎ 李碧如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家住离岛,却在九龙上班,所以每日天仍未亮,便得摸黑起床,在天色微明中登上渡轮。  许多人知道我要黎明即起,都以同情口吻说:「嗨!真苦呐!」对於城市人来说,早起确是苦差,起初我也这样想,直到那天,享受过初露晨光才改变过来。  那天,我如常登船,安顿好,正要脱掉眼镜多睡一会,乍一抬头,却见漫天彩霞,把小岛团团围住。那彩霞姹紫嫣红如醉,层层叠叠如涛,面沈睡的小岛如剪影般贴在云霞中,天空是透明的湛蓝,由浅而深环抱着蓝蓝大海。我乘坐的渡轮航行在蓝色穹苍蓝色大海中,慢慢驶离彩云,愈行愈远。  看着满天彩霞,心里充满感谢,只为如此良辰美景,早起就算不上是付代价。  小岛的晨曦固然令人惊喜,她的暮色同样令人难忘。  很多很多年以前,我第一次走访小岛,不是旅游,而是身负重任去寻人-替一位素未谋面的伯母,寻找居於小岛上失去联络的儿女。  那时我还是个小孩,并未察觉自己成了一个家庭团聚悲喜剧的引线人。我懵懵懂懂地跟着姨母,走在小岛的陋巷中,渺茫地寻找着一个陌生人。要不是伯母已迁居的儿女那天回旧居探人,要不是刚巧她应门,恐怕伯母就永远寻不着亲人了。  完成任务以後,我们便登船归航。在船上,我回头看看小岛,生平第一次领略夕阳之美。天际云霞成了七色彩锦:深紫丶浅紫丶绛红丶胭红配衬渐暗天蓝,彷佛是彩色卷轴舒展天边。  小岛的朝晖夕阴,述说着创造奇功,每次侧耳细听,我都听到宇宙穹苍在和应,这一切,便都是住在小岛上的额外奖赏了。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癌病答客问】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余晖集】

【信息年代】

【商数启示】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