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进二千的香港神学教育千禧梦

1826 期(1999 年 8 月 22 日) ◎ 教会之声 ◎ 何杰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愿新世纪的临到使我们可以为神的国度发新的梦,憧憬神学教育新的面貌。它不是以某些神学院,甚至某些宗派,堂会为本位的梦。我希望能为教会弟兄姊妹说话,为神学教育投资者说话,为神学生说话,也希望藉此向他们说话。可能至终这不过是一个梦,就当下文是段梦话好了。

  香港并不需要现况继续发展下去的这么庞大的神学教育投资;反而需要更大更有效更有策略的另类投资。

  若香港十多间院校再这样发展下去,每所都要数万到数十万呎的土地空间及上盖设施,每所都要二、三十位的博士学位教师,都要最先进、完备的神学研究图书馆,都以办高等神学学位为最终目的及同时提供所有种类的训练课程,这将会与香港教会的实际需要脱节,并使香港教会无法支持、支付这些庞大的建校费和作业经费。但恐怕这已成为下世纪各院校办神学教育的目标,及挣扎求存的方向。然而有些学院已迈步如此发展,并竭力勉励教会作出如此承担,以此为香港神学教育的异象。

  在有限的教会资源下,各院校间自然形成无形的竞争,以争取学生及教会支持。但这不是香港教会的福气。她也不需要这么多的独当一面、各自独大的神学院,把市场竞争和追逐名望的心态引进神学教育。多年来神学生联祷日都以「神学院校共一家」等主题来强调院校间之合一和合作,可惜这都只是神学生的素求,并不是院方或院董心底里真诚的愿望。有真正天国企业眼光的人,也不应这样投资所托管于他们的资源,花费在各自重复的院校设施上,这些都不算是有天国策略的投资。

  多年以来院校间的合作都只流于表面,私下仍各自发展,争取个别的生存空间,并不断向教会自荐其计划,要求承担。教会作为「客户」及「老板」,影响力实质非常少。个别牧者也乐得支持母院,或因没有更大远象,惟院方的声望和要求是从。我们也缺乏有经验的企业人才,以香港整体教会的需要,并国度更远大的目光,有影响力地向神学界进言。

  我有几个梦:

  一、 有一个值得神学教育企划者、投资者和教会长执等一起支持的神学研究中心。她能集中资源作高等的神学教育研究和高等学位的培训。她是一所有使命的研究中心,具学术的眼光和委身于深度研究重要的课题,如以华人为本位的「神学与处境文化」的整合,使教会能承接西方神学传统优良之处,更新转化、结合落实于中国处境,并带来文化的更新,使教会能有效有力的表达信仰。这并不是一两次的研讨会,凑聚几位本来忙于教学的神学老师来讨论交流,而是有专职的研究学者作长期整体的研究,作有计划的写作、翻译,并指导研究生从事作业。这中心能支持圣经学者以圣经为历史学科般作深入研究,以诠释学及宣讲角度来写作、释经,使圣经能同时忠于原来历史处境及香港处境来说话。而研究教会史不再像神学院中化繁为简,却是有历史承传的使命感,发掘教会历史丰厚的资源来丰富今天的教会生活。她是一所有使命、有承担,值得所有教会支持及投资的专业机构,她能推进神学教育,有力地向社会、文化说话。

  二、 第二个梦是所有神学院能清晰自己的使命和特色,不要同时为「最大」、「最多」、「最完备」的神学院。这是天国的分工。身体只有一个,肢体却有多个,并且各按其职,联络合适。在基本的教牧课程外,院校可各按师资及资源强化训练的特色,例如以「辅导」见称的学院,则强化其辅导科目,或则按其「宗教教育」、「灵命操练」、「门训、布道」、「教会音乐」、「平信徒训练」等有使命感地、认真地深化、强化特色的训练。不需争竞效尤,重复设施,也不需作高低比较。教牧可按准神学生之恩赐、气质而推荐至不同院校。而就读同学,配合行政措施的安排,可往不同院校旁听、修分其有兴趣之科目,以丰富其学院特色以外的学习。

  三、第三个是更大的梦:将小型院校合并、重组,使教会资源有效运用,集结更完善的图书馆和讲师队工。变卖现存物业,集资兴建一所有规模的联合神学院。课程中可加入香港教会发展史,肯定这些先存学院的历史角色。那么,学生能享用丰富的设施和师资,教会也不用同时负担多所神学院的经费,个别学院也不用因经费不足而在资源、师资缺乏减低教育的质素。这联合神学院将是有活力,有更阔天国眼光和使命的学院。她是香港教会的福气。

  以上数点,只是对新千禧年香港神学教育发展的一冀盼。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余晖集】

【信息年代】

【商数启示】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