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有了儿女

1811 期(1999 年 5 月 9 日) ◎ 教会之声 ◎ 黄慧贞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母亲节是西方节日中最为港人受落的其中一日,所得到普遍的认同比起父亲节与妇女节都高。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如果说香港人仍然保留了中国传统对家庭的重视的话,为甚么受到广泛注意的不也包括父亲节?父亲不也一直被视为一家之主吗?又如果母亲得到比父亲更广泛的注意,是代表香港妇女的地位已经超越男人的话,为甚么妇女节又一直得不到重视呢?是否在有意无意之间,我们已将家庭等同了母亲,又将对母亲的认同等同于对妇女的尊重?母亲这身分所带给现代妇女的究竟是压力还是祝福?

  笔者最近阅读一篇写有关箴言三十一章才德女子的文章,其主要的论点是以才德女子的描述提出圣经对现代母亲的要求。根据它的论点,像箴言才德妇人一样,今日的妇女要成为丈夫有益无损的倚靠:她得一方面为家庭提供经济收入,一方面打点家中大小事务、分配工人;一方面在家「栽种纺纱」,一方面出外做买卖及赒济穷人;既辛勤、仁慈又有智慧,做到为子女所称颂、丈夫所赞赏。虽然文章忽略了经文本身所描写的才德女子,其实是希伯来智慧的位格化称谓,它就经文字面意思发挥的描述,确也成为现代妇女需要面对生活中多重责任的写照。

  今日的妇女,不论来自甚么经济阶层,都要面对多重的责任以及其间出现的冲突和张力。低收入家庭的妇女,一直都是家庭经济的重要支持。香港制造业兴旺的时候,她们提供主要的劳动力;制造业转移内地,她们为服务业提供最基本的清洁、洗扫、为中产家庭提供佣工。服务业衰退,她们被辞退家中,继续为儿孙当廉价甚或免费保母。中产入息的妇女,享受相对地平等的教育及工作机会,借助外籍佣工的支持,得与同辈男士一样投入专业发展,在工商业市场上与男同侪一同面对剧烈的竞争。在职妇女与男同侪所最不同的地方,是工作之后仍然要肩负起传统对母职的要求。

  母亲角色的重要性是不容置疑的。一直以来,母亲不单担负实际的怀胎乳养,她们还在孩童成长的过程中担任主要玩伴、导师和关顾的角色。母亲对儿女的关顾,不论其表达方法是否得宜,都会伴随他们成长,成为他们人生中最重要的感情牵引。再者,母亲很多时候在家庭中所担负的责任并不只相对于儿女。即使现在有佣工帮忙,母亲一角仍然不时要打点一家大小的起居饮食;至于不能为佣工分担的还有:操心家庭的经济收支,随时为家庭的变故充当辅导员,为老少不同的性格和个性的成员排难解纷等。如此,母亲受到广泛尊敬的原因再清楚不过。问题是:既然妇女今日的角色和能力已兼及社会各个行业,为甚么家庭的责任仍然主要落在母亲身上?

  回顾过去自己由怀孕到初为人母的一年多,也身心体会到现代女性身兼双职之难。愈是认真对待母职,就愈发为是否应该在兼负繁重工作的同时生养孩子而惆怅。决定了生孩子之后又因不停进修和工作担负而找不到适合的生育时间。待怀孕了开始担心高龄产妇可能引起胎儿的种种危险。孩子生下来又不断要面对如何兼顾沉重的工作压力和孩子每天成长所需的爱和陪伴。在一日辛劳之后,面对天真活泼的女儿只能勉力扭抱耍乐;遇有连续多日有职责须要迟归的晚上,看到久待回家的灿烂笑脸,心里更是歉疚。亲情加上现代工作的压力和竞争确实令人身心俱疲。

  现代家庭中的种种需要和责任,已经非一个「万能」母亲的角色所能一力承担,父亲要全力投入已是无可异议的。更重要的是,整个香港社群包括教会应正视两性一样有工作的需要和能力,认真的考虑如何在意识及制度上支持在职的父母,使他们可以在共同分担家庭大小职务之余,又可以分享家庭生活的最大乐趣。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余晖集】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