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重寻到理想再建【历史的终结:教会大学之「死亡」】

1838 期(1999 年 11 月 14 日) ◎ 古道今诠 ◎ 梁元生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建国初期中国共产党人眼中,基督教和天主教的道理,都是麻醉人民精神的思想的鸦片,是反对科学的唯心主义,与科学的及唯物的马列主义和社会主义大相径庭;而教会大学则被视为帝国主义的附庸,是西方列强侵略中国的文化工具。职是之故,中共建国后便对教会大学进行大力打压。一九五二年更藉著教育改革和高等院校调整之名,把大部分教会大学废除和结束,或强迫其与其他公立大学及政府机关合并。燕京并入北大,辅仁则并入北京师范大学,天津工商大学的工学院并入北洋大学,后改天津大学,而商学院各系则并入南开大学,其校址则用作天津市外语学院。齐鲁大学亦于院系调整时并入山东大学,至于金陵大学及金陵女子大学,则两校先行合并,再并入南京大学,原金陵女大校址则用作南京师范学院。东吴大学于一九五二年与江南大学及江苏文化学院合并,在东吴原址设立江苏师范学院,至一九八二年始改名苏州大学。

  至于设在上海的东吴法学院则在一九五二年被撤销,其法律系并入华东法政学院,会计系则并入上海财经学院。上海的三所教会大学也在一九五二年解散及改组,圣约翰的各科系,分别并入上海第二医学院、上海财经学院、同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及复旦大学;沪江大学的不同院系也分散和并入华东师范、复旦及上海财经学院;至于天主教的震旦大学,其医学院并入上海第二医学院,法学院、文理学院及工学院则分别并入复旦大学、交通大学、同济大学、华东化工学院及华东师范大学。杭州的之江大学则分别并入之浙江师范学院和浙江财经学院;位于武汉的华中大学则与中华大学及中原大学合并,一九五三年改为华中师范学院,即今日的华中师范大学。成都的华西协合大学,先于一九四九年由中共接收后即改组为医药学院,科系调整后于一九五三年改名为四川医学院。福建的两所教会大学-福建协和大学和华南女子文理学院,在一九五一年合并为福州大学,其后又演变成为福建师范大学。位于广州的岭南大学虽不属任何宗派及差会,但同样难逃撤销的命运,一九五二年院系调整时并入中山大学,校园也被占收,成为中山大学的校址。

  总的而言,一九五二年的高等教育院系调整,实际上标志著大学「国有化」(Nationalization)政策的落实,所有的私营大学及教会大学均被撤销,其数十年在中国高等教育史上的角色也因此划上了句号。这是教会大学在组织上及体制上的「死亡」。

  但是,教会大学在中国还经历过另一种意义的「死亡」-在意识里,在观念上,以及在记忆中的「死亡」。

  在学术研究的领域中,在教育史的书籍里,在历史论文和学术讨论中,再没有教会大学的分儿。从中共建国以来,学术界好像完全忘掉了这些曾经辉煌一时的教会大学,没有人再提及其历史,好像它们从来就没有在中国出现过似的。根据一九四九至一九八二年中国大陆出版的历史论文的统计看来,在「文化史」和「教育史」,以及在「中国近代史」各类之中,连一篇关于教会大学研究的论文都没有,更没有一本任何关于教会大学研究的专著。和教会大学有密切关系的基督教,虽然被批评及指责认为是西方帝国主义侵华的工具,但作为反教材,也至少也算是被拿来作为研究的对象,胜于不闻不问。这种无声音无文字的对待,造成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的廿多年间教会大学历史研究的一片空白。这是组织和体制之外的另一种「死亡」,可以称为教会大学「历史的终结」。

  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前,在中国大陆上提及教会大学历史的著作,可能只有舒新城编《中国近代教育史资料》一种,其他有关教会大学的文章和资料,包括全国及地方政协出版的《文史资料》和回忆录等,都在一九八○年之后才陆续面世,虽然在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由中国基督教大学联合董事会(United Board for Christian Universities in China)出版了好几本中国教会大学的校史,但不为中国学者注意,像有意识地要把这段教会大学的历史抹掉。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癌病答客问】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余晖集】

【信息年代】

【商数启示】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