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信仰对基督教的挑战

1826 期(1999 年 8 月 22 日) ◎ 古道今诠 ◎ 邢福增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上文先后讨论了中国文化的儒家传统及民间信仰对「命运」的态度,并指出不同的命运观,如何成为中国人面对生活中种种难以逆料的事情时,所遵循的解释系统。接着,下文便从华人基督徒的角度,来反省有关课题。笔者主要从两方面来思考:第一、基督教的解释系统与中国人的解释系统的异同;第二、华人信徒在理解基督教信仰的解释系统时,会否不自觉地受到中国文化的影响?这两个问题,是二而一,一而二,有着密切关系的。

  

  基督教的解释系统

  在基督教传统中,也出现如何解释生活中的苦难问题,特别是义人受苦的困惑,成为历代神义论(theodicy)的讨论中心。与儒家传统不同,基督教信仰相信上帝是全能的,并且掌管一切。所以,神义论要处理的,便是如何在上帝的全能、上帝的爱与公义,及义人受苦三者间,取得平衡与协调。有人主张不能动摇对上帝属性的理解,于是直接了当地指一切苦难都是人犯罪的结果,是上帝对罪人的惩罚。亦有人提出讨论上帝的属性,认为全能、爱、公义等均有其不完全的地方,在所有的苦难面前,要宣告上帝的全能、爱、公义,委实是一件困难的事。

  基督教在神义论的问题上,一直未能取得一个面面俱圆的答案。因为否定了上述三者的任何一项,均与信仰传统的教导有所矛盾,但三者并存又无法充分解释人世间为何有苦难存在。更杂复的问题是,当中同时涉及了上帝的旨意这个问题。究竟上帝的心意为何?甚么时候才能显明?在在成为历代信徒的信仰挣扎。

  事实上,基督徒同样面对着「命」与「力」的张力,只是我们的词汇与指涉对象不同而已。关于「上帝的看顾/主权」(divine providence/sovereignty)与「人的意志/责任」(human freedom/responsibility)的关系,不同神学传统均尝试作出解说,岂不正是命力张力的基督教版本吗?

  上述的讨论,充分反映出基督教信仰的「吊诡性」(paradoxical)。无论在受苦的问题,还是在命力的关系上,我们均无法提供一套简单而完备的解说。面对苦难,或是生活的不同际遇,基督徒在在面对着许多实存的困惑。这是为甚么「如何寻求上帝的旨意」、「苦罪悬迷」等课题,一直广受信徒群体欢迎的关键所在。

  

  意义的危机

  从实用主义的角度来看,基督教的解释系统,确是逊色于中国民间信仰的。当基督徒面对苦难时,往往纠缠于上帝为何容许此事发生(why me)的问题上,而结果我们总是找不到具体的原因。真的是自己尚有隐而未见的罪还未承认吗?是魔鬼撒但在攻击(试探)我?还是上帝在试炼我?基督徒要不是埋怨上帝,便是自咎自责,并且非要为面前发生的遭遇,理出一点头绪出来不可。最后因而陷入无止境的问题之中,不能自拔。

  相反,中国民间信仰却立即作出种种合理化的解释:一、这是「报应」,也许是我们犯了某些罪行,招致上天惩罚,所以应该立即认罪悔改,祈求赦免。二、这是我们的「命格」注定要发生的「小灾」,为的是要挡着另一次更大的「劫数」,我们应该为此而酬神谢恩。

  无论如何,民间信仰的世界观,让人在随时遭遇横逆,或面对不可预知的意外时,仍能心安地生活下去,而不需纠缠于无止境的问题或神义论之中。民间信仰所提供的解释系统(命、果报、缘),将人们从没有意义的世界中释放出来,重新赋予意义(make sense of the senseless world)。而其中流行不同的「转运」方法,又可成为人们抒解压力、寻找心灵寄托的慰藉方法。对于那些面对不理想的遭遇而陷于意义危机的人来说,民间信仰无论在提供合理化解释,或是趋吉避凶的指示上,均比基督教信仰来得直接与吸引。

  基督教信仰如何回应?对华人信徒来说,这是我们不能回避的课题。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余晖集】

【信息年代】

【商数启示】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