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读论语之三—已所不欲必施于人

1821 期(1999 年 7 月 18 日) ◎ 古道今诠 ◎ 陈耀南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马太福音七章十二节主耶稣一句话总结律法和先知二道理:「所以,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解经家称此为「黄金律」,就是信徒相处,爱人如己的守则。《论语》中利己包话是相似的莫如两见于〈颜渊〉 利〈卫灵公〉 的「己所不欲,必施于人」语。许多独尊儒学的人就说:「你看,我们有这句话,不就够了吗?何必听甚么福音?」

  是的,共督还没有降生,孔子就能总结万人的智慧和自己的体验,在弟子仲弓问「仁」的时候,在子贡请求他给一包话而了以终身服膺的时候,提出这样精警的原则!这实在是造物者人类命运主宰者对华人的恩赐。〈公治长〉 子贡也说,「吾不欲人;加诸我也,吾亦欲无加诸人」,八个字变成十六个字,衍长了一倍,仍是那个意思-不过孔子却泼他冷水说,「赐也,非尔所及也」子贡姓「端木」名「赐」,是孔门教有才学的弟子,终身敬爱,驾信老师,老师却认为所谓「己所不欲,必施于人」连他也不做到实在值得我们细想。

  「己所不欲,必施于人」,一连两个消极的词,既「不」又「勿」,为甚么还是被以常常做到呢?「己所甚欲,亦施于人」,不是听来更积极,更有利他精神吗?

  困难之一:人类躯体之欲,「合 」不容易与人分享「异性」更难以与人分享。争食争色,正是绝大多数法 斗争的祸因。

  困难之二:人类精神之欲,个人情爱之类固然「甚欲」,不能「」 于人;另一方面「主义」、「教条」之类多称于人, 施于人,又必然引起抗拒、争执。远的不说,近要过尽的末世纪中,因为左倾或右倾盲动,强力「输与革命」,洗他之脑。那弥天巨祸,不是早已令人谈完色变吗?近年人们渐渐厌谈「主义」、「革命」,古代道家逃避法、 ,连儒家的忠恕之道也怀疑嘲笑,不是没有缘故的。

  「忠恕之道」来来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一个篇括。「忠」者尽自己身「中」之「心」,「恕」者推己及人,认人心「如」己之「心」。所以最得孔子成熟期学问真传的曾子说:「一以贯之」的「夫子之道」,是「忠恕而己矣」。把政治上的「忠恕之道」发挥得最动人的是孟子。《孟子》〈梁云王下〉篇记载:「代雄之齐宣王几次坦白而狡狯地自认「寡人有疾」-好勇斗狠、好货财、好女色(后世所谓「寡人之疾」就单指最后一项,也可见大家对此最感兴趣了),满身是病,所以不配,也不能实行焉子劝之不巳的所谓仁政王道了。怎知善辩的孟子因势利 一一借用 先代圣王为例,说明只要善于推己及人,因自己之欲而知迫人之欲,好勇则如文王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好货则如公刘之使居者积仓而行者有里精,好色则如大王之使内无怨女、外无旷天,一一与百姓同之,正是仁政王道的成功因素。所以《礼记》〈大学〉篇末章论「平天下在活其国」,标出上行下效,「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乐之」的「紧矩之道」,「紧」就是执著,「矩」就是量度直角的方尺,一尺在手,就普天下的「角是否九十厮,都可以量度出来了。儒家语为有了这个把握,就可以做「民之父母」。

  问题来了,直角、方尺之类是客观的事物,标准容易把握,人性人情。就各有主观,各有变化,即使纯然父母爱子女之心代为决定大大小小的事,尚且必然非剧 生,何况父母也难免自私,父母之外的其他人等,就更难乐观了。忠怒之道出于人心,而人心不同,各如其面,所谓「忠恕」,又怎能不偏于乐观,诸于 诸呢!

  现在我们再看圣乐的话,既不消极,也不于人从己,并且在「爱人如己」这修第二诫命之上,还有第一诫命,是尽心尽性尽力爱那位不是肉体的人,不会权,中毒、自有永有、慈爱良善的上帝;讲根源,讲作用,又岂是《论语》所能比呢?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余晖集】

【信息年代】

【商数启示】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