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读《论语》之二「恩德仇何所报」

1820 期(1999 年 7 月 11 日) ◎ 古道今诠 ◎ 陈耀南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人的出生、丧葬,都不能不经他人之手;生死之间,活著的年月,更不能不与他人交手,于是恩怨情仇,在所不免。俗语说:「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有恩不报非君子,有仇不报枉为人」,又说:「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古书说:「春秋复九世之仇」,如此仇仇不已,到后来可能又恍然大悟:「冤冤相报何时了?」闻说旧时科举,考生入闱,人人肃坐试场小屋之中,静待开考,有人就向幽灵神鬼昭告:「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设身处地听之,真是不寒而栗,可能连熟读的四书五经都忘了一半。

  儒家典籍中论及报恩复仇的话,最典范的是《论语》〈宪问〉篇,孔子对询及「以德报怨」问题的回答。

  王弼注本《老子》(《道德经》)六十三章:「大小多少,报怨以德,意思是说:在无所不容的大道之下,一切是相对的:大可以看作小,小可以视为大;少可以看作多,多可以视为少。恩德与仇冤也是如此。所以,要平安、宁静,最好是「报怨以德」。以恩惠慈爱来报答仇恨冤怨。乍看来,这和主耶稣基督的教训有点相似。现在也有人据此大加发挥。当时也有人据此而询问孔子,孔子说:「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如果用恩惠来报答仇怨,那么拿甚么报答恩惠呢?这岂不是对有恩于我者不公平吗?所以,孔子的原则是:以恩惠酬恩惠,以公平正直,报答嫌怨。人家请我喝酒,我要还请人家吃饭;人家剥夺了我吃喝的权利,我就要看看是否公道-如果我是罪有应得,他是依法执行,那就无话可说。如果他是无理侵占,我就要尽力量以自卫,求公道于社会。写《三国志》正史的陈寿,先代被诸葛亮依法处治,陈寿不以为怨,仍然表扬孔明的功德。这是「以直报怨」,而并非「以德报怨」。日本侵略中华,中华儿女蒙受了无可估计的生命、财产损失,战后的中国掌权者,基于一党一派一时的利益,出于「一言堂」的决策方式不索赔偿,于弃公道,还美其名为「以德报怨」,实在是慷国民之慨,慷人民之慨,如今日本军国主义阴魂不息,无耻政客连道歉认罪也拒绝,连南京大屠杀也否认,当年决策主政者的自私、愚昧,实在令人愤慨、叹息!

  问题来了,我们基督徒不是都读过马太福音第五章吗?主耶稣基督不是教训我们:「转过左脸,由打右脸的人继续打,放弃外衣,由拿了里衣的人继续拿吗?不是要同强逼我走一里路的人走二里吗?不是要「爱仇敌,为逼迫我们的人祷告吗?」在第十八章,祂不是告诉门徒彼得,不只饶恕弟兄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即是无数次吗?」路加福音第六章三十二至三十五节:「你们若单爱那爱你们的人,有甚么可酬谢的呢?就是罪人也爱那爱他们的人......你们倒要爱仇敌,也要善待他们......你们的赏赐就必大了......你们也必作至高者的儿子,因为祂恩待那忘恩的和作恶的。」-是的;我们都屡屡忘恩,都不断作恶,上帝也都一次又一次饶恕我们,给我们存活、重生的机会,我们岂可作那恶仆人。(马太福音十八章)欠主人一千万而蒙恩免偿,同伴欠他十两却掐喉讨债呢?

  解经者清楚告诉我们:「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原则,见于旧约出埃及记二十一章二十四节,原意不是鼓励复仇,而是不可惩罚过当,这是摩西律法的精神所在。主耶稣要纠正许多人的误解,进一步强调「以爱报恨」,而这爱是来自真神,以及我们对真神的感恩与自愧。所以「以法相限」不如「以理相报」,更不如「以情相感」。这是信徒个人的伦理信念,至于团体、国家的负责人,自然不能以一己之私,代替了千万人的感受,更不能「朕即上帝」,以之为神的意旨。同样重要的,要忏悔、知罪,那赦免才有意义,神赦我们的罪,也是先要我们认罪、悔改。并且「爱」也伴同著「管教」、「责备」,而并不是无原则的饶恕、姑息。《老子》、《论语》之所谓「德」,和圣经训示的「爱」,不同之处就在这里。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余晖集】

【信息年代】

【商数启示】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