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佛牙表

1811 期(1999 年 5 月 9 日) ◎ 古道今诠 ◎ 吴宗文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今年的佛诞,是香港(也许是中、港、台)有史以来,第一个基督教以外的宗教公假。本来多一天假期是无可厚非的,但问题是在甚么原则底下,以及取消了那些假期情况下,而换取这一天新假?前年拙著「佛诞?荒诞?」一文已力陈其弊。但犹有甚者,香港佛教团体欲于佛诞前夕,仿效台湾迎佛牙来港供奉,以消除社会戾气、霉气之谓。作为香港市民,惟恐香港政府违反现代社会之政教分离原则,像台湾政府一般卑躬迎候,有失体统。特呼吁特首及政府官员,毋忘千多年前唐朝韩愈对为政者之劝谕,谏拒迎佛骨一事为鉴。兹将「论佛骨表」一文之陈词分述如下:

  (一)韩愈认为佛教未传入之前,中国自古以来,大部分执政者均享高龄,而且历朝国运都是安长。如文中所言:「此时天下太平,百姓安乐寿考,然而中国未有佛也。」但及至「汉明帝时,始有佛法,明帝在位才十八年耳。其后乱之相继,运作不长。宋齐梁陈元魏已下,事佛渐谨,年代尤促。」换言之,自佛教传入后,本欲「事佛得福」,但「乃更得祸」。因此,韩愈便总结说:「由是观之,佛不足事,亦可知矣。」(参箴二十八2;诗三十三12;诗十六4)。

  (二)其次,韩愈又以本朝开国皇帝立为榜样,以期后继执政者依随。他说:「高祖始受隋禅,则议除之。」而当今皇上「即位之初」,也像高祖一样,「即不许度人为僧尼道士,又不许创立寺观。」韩愈本以为当今圣上必克绍箕裘,秉承先祖之意向,怎奈「今闻陛下令僧迎佛骨于风翎,御楼以观,舁入大内,又令诸寺递迎供养。」韩愈所忧虑的,是上行下效所牵起的迷信风气和狂热精神。因此,他说:「天子大圣,犹一心敬信,百姓何人,岂合更惜身命?焚顶烧指,百十为;解衣散钱,自朝至暮;转相仿效,惟恐后时;老少奔波,弃其业次。若不即加禁遏,更历诸寺,必有断脔身以为供养者。伤风败俗,传笑四方,非细事也!」是故,当今为政者应审慎,聆听中国前贤之劝言。(参代下十七1-6)。

  (三)韩愈的第三个论据,诉之于「夷夏之辨」。他说:「佛本夷狄之人,与中国言语不通,衣服殊制。口不言先王之法言,身不服先王之法服,不知君臣之义、父子之情。」是故,今有人以佛教为国粹之表征,实在是忘本违实;若以之为非殖民地化方案之一,更是荒谬无知。(参王上十四7-14)。

  (四)最后,韩愈以拜死人遗物为不祥之兆,劝谏执政者取谛之。他认为佛的真身若然仍在,过境时接待之,仍情有可原;但如今「其身死已久,枯杇之骨,凶秽之余,岂直令入宫禁?」若然皇上「今无故取杇秽之物,亲临观之,巫祝不先,桃茢不用,群臣不言其非,御史不举其失,臣实耻之。」因此,他恳请皇帝「以此骨付有司,投请水火,永绝根本,断天下之疑,绝后代之惑。」(参王下二十三4-20)。

  韩愈,字退之,后称为昌黎伯及韩文公,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其带动之古文运动,「文起百代之衰」。笔者游潮汕时,得见其祠匾封之曰「百代文宗」。韩愈因向唐宪宗进谏,劝拒迎佛骨,而受贬至潮州。在潮数年间建树虽不算多,但为潮汕人士留下深刻印象,并自此改变了这个边陲地区的民风。这段时间,他也写了不少诗文,其中这篇「论佛骨表」,直至今天竟仍派用场。香港特区虽非完全是基督教的社会,但香港又何尝是一个佛教主导的社会呢?是故,吁请香港政府别像台湾一样,卑躬迎佛牙,以免牵起社会拜物之迷信风气,并开政教合一之不良先河。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余晖集】

【童话世界】